首页 其他 殿堂欢

第三百一十一章

殿堂欢 白流酥 6557 2020-09-17 17:35

  “抓我们大人要做什么啊?”“大人……”“大人……”“来人啊,救命啊,抢人了——”小书童哪里见过这种光天化日强抢民男的事情,完全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去应对。宋濂易也没好哪去。他自小便体弱多病,那唇红齿白看起来也不是因为容貌太过出众,只是因为身体虚弱才会看的脸色苍白,若不是因为身体不好,他也不会去选择乘坐马车出行。可这突然出现的人不由分说的便直接将他给托在马背上,又是一路疾行,宋濂易的身子都要被颠簸的散架了,偏偏那骑马的人力气大的惊人,一边挥动着马鞭一边还能紧紧的扣着宋濂易,竟让宋濂易抬头看看到底是谁绑架了自己都成了困难。余有问后知后觉的出现,拉住了那焦急不安的小书童,安慰道,“没事,你们的宋大人很是安全。”“家姐亲自护送,在这青州之内,应当没人比宋大人更安全了。”余有问一脸轻松,还以为当真是大魏发生了什么大事呢,结果刚追了过去便遇到了自己的姐姐,她的姐姐听闻他竟然走了这么久才慢吞吞的到了青州,二话不说,当即挥动着鞭子过来接人,想起来一向性格不紧不慢的宋大人那般窘迫的样子,倒是有些好笑。“家姐……”小书童呆萌的看着余有问,对于他口中的那两个字更多的是敬畏……这几年大魏的边境一直都不安分,大魏经历了那诸多的事情,周边的小国都觉得高长乐并无可用将领,可是没想到,青州突然杀出来一支队伍,战无不胜。将军便是余家的长女余慧如,副将则是一个不出名的沈青山。这两人披荆斩棘,以雷霆之势平定了青州附近的番邦,并且还给其他方位的番邦各自寄去了一份贺礼,至此,再没有人敢轻易挑衅大魏了。哪怕是身在书阁,陪伴在宋濂易身边这样的书童也是听闻过余大将军的名号,巾帼不让须眉,再度在她的身上体现。“余大将军亲自过来接我们宋大人啊!”小书童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,但很快,便调整好了自己,跟随着余有问一起追着余慧如的方向过去了。宋濂易不知道自己在马背上究竟颠簸了多久,只觉得头晕眼花之际被人拎着衣领重新回到了地上。“呕——”宋濂易迫不及待的跑到了一旁,扶着杨树树干便干呕了起来。余慧如拍了拍手,很是嫌弃的看着那后面姗姗来迟的余有问,“看。”“这样不就好了吗?”“再那么慢吞吞的赶路下去,殿下都已经打完仗了,还用得着你吗?”宋濂易的脸色的确是苍白的,余有问有些担心,“姐,这么赶路宋大人不会出什么岔子吧?”“他身体弱……”余慧如瞥了余有问一眼,“哪里是什么身体弱,分明就是晕马……”“无碍。”常年驻守边境行兵作战,伤病在所难免,久病成医这句话一点都不是夸张,像宋濂易这种无非就是身体薄弱了一些,常年累月的坐在家中读书识字,本身就缺乏锻炼,身体怎么可能能康健?要是丢给余慧如训练,怕是不用两个月就能跑能跳,一点毛病都没有。“带着他休息一会儿之后跟上来,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赶到沂州,不然是会耽误殿下的计划。”余慧如将缰绳丢在余有问的手里,自己则是去利落的指挥着士兵分拨前行了。前几年,余慧如从军,也是穿着男装,顶着余家长子的身份,后来高长乐得知她是女儿身,便命她恢复女装,可却并未勒令她回家待字闺中,反倒是对她格外的器重,余老将军年迈,便直接让余慧如接手余家军。对于高长乐,余慧如心中满是对伯乐的感激之情。“是!”余有问肃然起敬。高长乐一行分外的张扬,刚好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也是给了余慧如的余家军一个很好的天然掩护,她们化整为零,悄无声息的将青州的军马转移到沂州边境,而沈青山则是带着另一对兵马转道去盛京埋伏。不管是京城中纳西而不安分的人做出来了什么动作,还是姜国尹明哲终于是露出来了勃勃野心,都是死路一条。——说是过来游玩,那便当真是游山玩水的。高长乐随行队伍很快便从盛京到了沂州,沂州官民盛况相迎之后,高长乐便命人带着她四处闲逛,心情很是轻松愉悦。沂州知府谭新永陪着小心,挑选了十几个沂州好手暗中保护着高长乐。“殿下,这便是我们沂州河了。”“每到戍时的时候便会有很多农家和商贩带上各自的手艺起来此摆摊,很是热闹,您来的时间刚好,明日便是我们沂州一年一度的灯会了,届时这里会更加热闹。”谭新永精神烁烁,他就当真以为,高长乐这位摄政长公主当真是心情好出来玩,而到了他所管辖的地界的,正打算打起十二倍精神好生的招待着高长乐。沂州之称是因为姜国和大魏中间隔了一条小河沂州河,多年来靠着两岸的百姓靠着打鱼生活,晚上还会有着丰富多彩的表演,如今入秋天气正好,若是高长乐来的再晚点,那就只能带着高长乐去沂州河滑冰嬉了。“不错。”“谭大人将沂州治理的很好。”高长乐低眉浅笑,目光却是不经意间朝着那沂州河对岸望去,沂州河并不算太宽,高长乐的视线能很好的望见河对岸的那些姜国百姓,尤其曙目的便是河对岸那成片成片的花海。大魏的地境已经渐渐开始冷了,甚至最北的地方已经开始下了雪,可看着姜国那成片的花海,倒还是开的很艳丽,神情不禁有些向往。谭新永捉摸不透高长乐的心思,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上前试探着开口,“启禀殿下,隔岸便是那姜国的地界了,姜国靠种植药材为生,您所见的那一片花海,实则并非只是单纯的观赏那么简单,那花名为迷迭,有着很强的毒性……”“嗯?”高长乐饶有兴致的挑眉。“因着沂州河水不宽,早些时候两岸的百姓往来渡河进行商贸也是常事,那姜国害怕自己所种植的药材被沂州百姓惦念上,所以便在临河岸边种植了这诸多的迷迭草,远远看去就好像是成片的花海,若是不知道情况的百姓误入那迷迭草丛的话,就会窒息休克而死。”谭新永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高长乐。高长乐脸上笑意不改,可是那双眸子里面的目光却是清冷的不带一丝温度。“那片迷迭草丛,种植了有多少年了?”谭新永认真想了想,“下官上任已经有十五余年,下官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那对岸的迷迭草了,想来,起码是要十六七年最少了。”那样大片的迷迭草丛汇聚成了花海一般,如此茁长成长最少也要两三年的功夫,而这谭新永上任之时就已经存在了……十六七年……这是把他们沂州的百姓当成贼看待了?真当他们姜国地界所种植的那点药材比黄金还值钱了,沂州的百姓过去就是要对他们的药材下手?高长乐唇角笑意越发的冷冽了。姜国投诚也不过才十八年的时间,他这迷迭草都种植了十六七年,是当真只是想要保护岸上所栽种的药草,还是,从一开始姜国的投诚都是别有用心,他们不过是在寻了个合适的契机,做好自己的防御,有朝一日能从那临河小地逐鹿大陆?唯才是小,野心勃勃才是大。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高长乐似完全不在意一般的转移着话题,“灯会又是什么?”谭新永松了一口气,见高长乐果然是对灯会有所感兴趣的,到底是女人,就算往日坐在朝堂上的时候是杀伐果断,雷厉风行,可是心里面还是和其他同龄少女没有太多的差别,都喜欢看着这些女孩子家家的热闹。“沂州民风更为开放,不用媒人上门说媒,少男少女可以自由选择婚配的对象。”“一年一度的灯会便是由此而来,少男少女们可以在灯会开始的时候,挑选一株桔梗花送给对方,若对方接受,拿了那株桔梗花,便是答应了婚事,第二日,双方父母即可探讨二人成亲的事情礼节。”“不少外地的人也会在我们沂州灯会开始的时候过来,一来是为了凑个热闹,渐渐世面,而来也是想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心仪的人。”说到心仪的人,谭新永的心思微动。长公主如今已经十七岁的年纪,眼见着入了秋,过了年便年满十八,按照大魏百姓的年纪,早就嫁人生子了,可这些年来明里暗里的替长公主说媒的人不少,却没见到长公主对那位世家少爷有着心思。若是……他的家中可还有适龄的儿子呢!!!“那本宫可是当真要好好的看看了。”高长乐红唇微扬起一抹弧度,示意着谭新永继续介绍沂州的风土人情。眼见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。残阳依山,夹杂着片片鳞波的水面,视线之内的诸多事务变的朦胧的金色,高长乐一袭黑色绣着金线的长袍席地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上位者的不怒自威。——姜国投诚也不过才十八年的时间,他这迷迭草都种植了十六七年,是当真只是想要保护岸上所栽种的药草,还是,从一开始姜国的投诚都是别有用心,他们不过是在寻了个合适的契机,做好自己的防御,有朝一日能从那临河小地逐鹿大陆?唯才是小,野心勃勃才是大。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高长乐似完全不在意一般的转移着话题,“灯会又是什么?”谭新永松了一口气,见高长乐果然是对灯会有所感兴趣的,到底是女人,就算往日坐在朝堂上的时候是杀伐果断,雷厉风行,可是心里面还是和其他同龄少女没有太多的差别,都喜欢看着这些女孩子家家的热闹。“沂州民风更为开放,不用媒人上门说媒,少男少女可以自由选择婚配的对象。”“一年一度的灯会便是由此而来,少男少女们可以在灯会开始的时候,挑选一株桔梗花送给对方,若对方接受,拿了那株桔梗花,便是答应了婚事,第二日,双方父母即可探讨二人成亲的事情礼节。”“不少外地的人也会在我们沂州灯会开始的时候过来,一来是为了凑个热闹,渐渐世面,而来也是想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心仪的人。”说到心仪的人,谭新永的心思微动。长公主如今已经十七岁的年纪,眼见着入了秋,过了年便年满十八,按照大魏百姓的年纪,早就嫁人生子了,可这些年来明里暗里的替长公主说媒的人不少,却没见到长公主对那位世家少爷有着心思。若是……他的家中可还有适龄的儿子呢!!!“那本宫可是当真要好好的看看了。”高长乐红唇微扬起一抹弧度,示意着谭新永继续介绍沂州的风土人情。眼见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。残阳依山,夹杂着片片鳞波的水面,视线之内的诸多事务变的朦胧的金色,高长乐一袭黑色绣着金线的长袍席地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上位者的不怒自威。——姜国投诚也不过才十八年的时间,他这迷迭草都种植了十六七年,是当真只是想要保护岸上所栽种的药草,还是,从一开始姜国的投诚都是别有用心,他们不过是在寻了个合适的契机,做好自己的防御,有朝一日能从那临河小地逐鹿大陆?唯才是小,野心勃勃才是大。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高长乐似完全不在意一般的转移着话题,“灯会又是什么?”梗花送给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高长乐似完全不在意一般的转移着话题,“灯会又是什么?”梗花送给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高长乐似完全不在意一般的转移着话题,“灯会又是什么?”梗花送给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