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烟雨渡相思

第十七章 隐藏已久的秘密

烟雨渡相思 三十七度一 4105 2020-09-16 01:37

  凝儿虽然满心疑问,但还是和依依走出了方府。在回柳府的路上,凝儿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感觉这方员外肯定和自己母亲的关系不一般,不然他怎么会有母亲的画像;可方员外要是真的和自己的母亲很熟悉的话,那为什么自己没听过母亲提起过方员外,那二夫人是不是也认识方员外呢。凝儿思考再三,决定回去问问二夫人,再做决定。凝儿和依依一回到方府,凝儿就自己朝着二夫人的房间走了过去,想着去找二夫人问问清楚。“咚咚咚”凝儿站在二夫人的房间门口轻轻地敲了几下门。“二夫人,您在吗?我是凝儿,有点事情想要问您,我能进去吗?”凝儿在二夫人门口小心翼翼地询问着,生怕二夫人会因为露儿受伤的事情还在生自己的气。“进来吧。”二夫人回答了一声,虽然二夫人只是说了三个字,但是凝儿还是感觉到了二夫人的不开心,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自己没照顾好露儿,让露儿受伤的事情,但凝儿还是鼓起了勇气打开了二夫人的房门。凝儿进入了二夫人的房间,看见了二夫人就坐在桌子旁,看上去二夫人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,但不管怎样,凝儿决定一定要问问二夫人,好解决自己心中的困惑。凝儿走到了二夫人的对面,并没有坐下,而是站着说起了话。“二夫人,我心里实在是有些疑惑,不知道该怎样去解决,所以想来问问您。”凝儿在二夫人面前说话显得有些小心翼翼了。“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说吧。”二夫人依旧只是干脆利落地回答了几个字,没多说什么。不过却让凝儿坐下来说话,这倒是让凝儿觉得有些意外,以前跟二夫人说话,凝儿从来都是站着,可以说是凝儿不敢坐,也更可以说是二夫人不允许她坐下说话。凝儿听到二夫人让自己坐下说话,愣了一下,看二夫人的眼神也变得呆滞了一下,但还是很快就从桌子下面拉出了板凳,坐在了二夫人的对面。“二夫人,我是想问问您知不知道方员外的事,他是一直住在这永州县的吗?”凝儿并没告诉二夫人,爹在方员外的手中,于是询问的时候也只敢问个大致情况,不敢细问二夫人是不是知道方员外和自己的母亲是旧相识这种话。“方员外,就是你要嫁的那个方员外吗?”二夫人重复了一遍方员外的名字,仿佛这永州县还有第二个出名的方员外似的。“对的,二夫人,就是那个方员外。”凝儿没多说什么,只是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二夫人的问题。“这方员外我还真不太了解,当初是他先上门提的和你的婚事。怎么了,凝儿,你突然问方员外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二夫人说自己并不了解方员外,就连方员外和凝儿的婚事都是先由方员外提出的。凝儿听到二夫人这么说,就更觉得疑惑了许多。二夫人从小在这永州县长大,但是却不知道方员外,这方员外好歹也是这永州县里比较有钱的人家了,二夫人都不知道,听起来是有些奇怪。而且这个荒唐的婚事竟然还是方员外先找上门提出来的,就更让凝儿觉得百思不得其解了,不知道方员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。“哦,没事没事,就是临近婚事了,想问问自己以后嫁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。”凝儿用婚事当做借口遮掩了过去,但她心里也明白如果自己还不能找到方法,去解决父亲被方员外绑架的事,自己就要嫁给那方员外了,方员外可就真的成了自己的夫君了。“凝儿啊,二夫人知道你嫁给那方员外受委屈了,可是柳家现在没有支柱了,那方员外曾经给我承诺过,要是你嫁到方家,会一直帮衬着柳家的生意。你也知道,咱们柳家虽然近些年还一直在经商,可那些愿意和柳家合作的商人却越来越少了,也就只有方员外肯帮咱们柳家的生意了。”二夫人不说之前,凝儿还不太了解,柳家这些年经商的事情,原本以为柳家的生意谈不上多红火,但好歹还算富有,但听了二夫人的话,凝儿才知道柳家这些年能一直维持经商已经很不易了。但是当凝儿听到二夫人再次提及,是方员外一直在帮自己家的生意时,心里又有了困惑。二夫人不是不了解方员外嘛,那说明方员外和二夫人也不是很熟悉才对,但现在怎么又提到了方员外帮自己家的生意了呢,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和方员外的婚事吗?“二夫人,我刚刚听您说的那些话,感觉出来您跟方员外好像也不是很熟悉的样子,柳家经商的事情不是一直在由父亲管理吗,怎么感觉您又好像和方员外很熟的样子?”凝儿这次没再兜圈子,直接问了二夫人自己心里所想的事情。“其实我和方员外也并不是很熟,也只是在生意上和他有些往来。”二夫人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,但看得出来二夫人很紧张,嘴唇都抿的有些用力了。凝儿本想再问问二夫人方员外的事情,可还没等凝儿开口,二夫人突然又开口说起话来,眼睛还一直闪躲,不敢看着凝儿的眼睛。“其实在五年前,柳府生意不景气的时候,柳家都快走投无路要卖房卖地了,这时候方员外突然冒了出来。方员外主动来找我说,他可以帮柳家渡过难关,但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。那时候他也没说条件是什么,直说没想好,以后想好了再来找我兑现。”二夫人一说到条件就显得更激动了一些,原本拿着手绢的右手,此时突然掐起了自己的左手,凝儿看到了这一幕,觉得事情开始变得不简单了。“我原本以为他提的条件只是让柳家渡过难关之后,给一些丰富的报酬,无非就是多给些银子,我就答应了。可是他帮柳家渡过难关之后,就突然消失了,直到最近才来找我,一提条件就是和你的婚事。”凝儿听到方员外的条件是自己的婚事时,脑袋嗡的响了一下。“当初我也想拒绝啊,凝儿,但毕竟我当初答应了人家方员外,他也确实帮柳家渡过了难关,我没办法,又不敢写信告诉你父亲,毕竟当初是我瞒着你父亲偷偷答应的,你父亲还一直蒙在鼓里,以为是我找的娘家关系,帮柳家渡过了难关。凝儿,别怪二夫人,二夫人也是没办法啊,我要是不答应方员外,不仅你父亲会知道是我当初欺骗了他,这件事情要是传了出去,柳家以后在经商上也再没有诚信可言了,就更不会有人和柳家有任何的生意往来了啊。”二夫人说着说着,突然哽咽了起来,眼睛里的眼泪夺眶而出,划过了脸颊,二夫人拿起手绢在擦着自己的眼泪,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。凝儿听着二夫人说了这么多,感觉到很惊讶,眼睛都比以往睁的大了些,嘴巴也惊讶的微微张开了一些,眼神变得呆滞了。凝儿不知道二夫人和方员外之间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秘密,这个秘密连爹都不知道,凝儿似乎也理解了二夫人,为什么二夫人会强迫自己嫁给方员外,为什么会一直求着自己嫁给方员外,原来自己就是一颗棋子,一颗被人随意交换的棋子,为了柳家能渡过难关,自己竟然被卖给了方员外。凝儿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,不知道自己是该安慰二夫人说没事,说自己已经答应了方员外的婚事,已经替她完成了交换条件,替二夫人和爹保全了柳家,不用担心这些事了;还是该为自己感觉到可悲,自己的人生原来如果没有爹被绑架,自己也依旧会落得这个下场,依旧逃不过方员外的这场婚事。凝儿脑袋很懵,一直嗡嗡地响着,凝儿似乎已经看不到了眼前的二夫人,只是觉得好乱,自己的头很晕,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在摇晃着。凝儿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,没再说一句话,整个人歪歪斜斜的走到了二夫人房间门口,迈出房间的时候,还被门槛绊了一脚,仿佛就连这门槛都在嘲笑凝儿,嘲笑凝儿就是个棋子,除了被交换能为柳家做点贡献,其他什么用都没有。凝儿被门槛绊了一下,摔倒在了地上。但是凝儿很快就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开始奔跑着,朝着自己的房间一路加速跑了过去,没有停顿一下。凝儿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,却没有减速,“砰”地一下,凝儿的身体撞到了门上,将门撞开了,凝儿摔倒在了地上。凝儿倒在地上没再起身,在地上爬起来坐在了地上,一点点挪着自己的屁股和身体往门口走。凝儿先挪着身体摸到了门的右边一扇,用手将右边这扇门关了起来;关住了右边一扇门之后,凝儿的双腿跪在了地上,一点点往左边那扇门爬去,凝儿爬到左边那扇门的门后,用手推了一下门,将左边那扇门也合上了,还努力地伸直了手将房间的门闩插上了。房间里的阳光突然被这整扇门遮挡了,整个房间变得昏暗了下来。凝儿背靠着房间的门,跪在地上,眼睛里的泪止不住得流了出来,一滴接一滴,凝儿哭着,但是却没出一点声音。哭着哭着,凝儿整个人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一样,一下子瘫在了地上,凝儿闭上了眼睛,没再流泪,只是安静地躺在了地上,没发出一点声音。凝儿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为什么自己就像是一枚棋子,任人摆布,她想尝试着站起来,去跟二夫人反抗,去跟二夫人说自己不愿意嫁给方员外,去大声地哭喊,可是凝儿却躺在地上,没再动一下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