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后皇兄们都求我登基

第三十三章:鸡犬不宁的厉府

  孟七七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道了句:“谢谢。”转身回屋。还能有什么证据,厉靖这个人她太了解了,阴暗腹黑,狡猾如狐,走一步想百步,那匪首既然会翻供,那就永远不可能再指证厉靖。好不容易洗脱通敌之罪的厉靖,瘸着腿被人送回了家。厉老夫人和袁依依守在厉府门口,见厉靖的轿子停下,两人齐齐扑了上去,那叫一个争先恐后,好似生怕晚了一步,厉靖就能被对方抢走似得。。“儿啊!你可回来了,为娘可想死你了。”厉母率先扑到了轿子,将袁依依挡在了身后。她一拉帘子,却见厉靖胡子拉碴的躺在轿子里,面容憔悴,眼眶凹陷,身形消瘦的如同一个濒死之人一样,那右腿还包着厚厚的纱布,整个人透着一股浓浓的腐败气味,极其难闻。其实这也怪不得厉靖,本身就是个伤员,还被丢在囚车里运了一路,回到京中又丢到了肮脏的天牢中过了一夜,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,哪里还顾得上梳洗打扮。厉老夫人下意识用帕子捂着口鼻,指着厉靖这上上下下的伤口问道:“靖儿,你这是怎么了。”厉靖无力的摇摇头,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去再问吗?虽说现在是夜里,可街上还是有些人的,非要这时候问嘛?袁依依被厉老夫人挡住,只能透过缝隙看到厉靖虚弱的躺在那里,腿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,心里闪过无数个不好的念头,嗷的一声哭出声来,一把推开厉老夫人扑了进去:“相公,相公你这是怎么了,早叫你别去剿匪,你非要为国尽忠,如今竟然落下一生的伤来,这叫我如何是好啊!”袁依依这一扑才闻到厉靖身上那一股又酸又臭的腐烂味,可这时候再退出去是断然不能的了,她只能拿起手帕抹泪,抹着抹着捂住自己的口鼻,缓缓退出轿子对着轿夫说:“我相公腿脚不便,还劳烦帮忙将轿子抬到府内,稍后定有重谢。”回到厉府,袁依依体贴的帮厉靖梳洗,整整洗黑了三桶水才算将厉靖身上那股腐臭味清洗干净。她看着躺在床上,骨瘦如柴的厉靖心疼的问:“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,军队不是有军医吗?”厉靖愤怒的一拳砸在床板之上,咬牙切齿将出征后发生的事情,添油加醋的告诉袁依依,当然,是抹掉了自己通敌这件事情的。听完这话,袁依依也是怒火中烧:“这个燕候也未免欺人太甚,皇上竟如此偏心,他公然污蔑监军,为何不罚他!”厉靖冷哼一声:“他如今攀上了七公主,出征期间就在七公主面前各种献殷勤,七公主性格单纯,不懂情爱,被他所蒙骗,有七公主作保,皇上怎么会真的罚他。”“靠女人,算什么男人!”袁依依说着,声音恨恨的!“靖儿,大夫来了,快让大夫瞧瞧你的伤。”两人说话间,厉老夫人带着一名白发老者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。厉靖虽然已经洗干净,但是屋内却还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腐臭味,老大夫一进门蹙了蹙眉,枯槁的声音缓缓说道:“把窗子打开,病人需要新鲜的空气流通。”这位老者是京中最有名的骨科圣手白老大夫,只是因为年岁已大已经极少出诊,厉老夫人见自己儿子的脚伤如此之重,不惜重金请早已金盆洗手的白老大夫深夜出诊。白老大夫细细检查了厉靖的伤口,便下了诊断:“伤口拖得太久,恢复以后也会落下些许残疾,但不会很明显,日常行走是无碍的,可奔跑或习武断然是不能的了。”这个结果和当时军医所说的也差不多,过了这么久,厉靖已经能够坦然接受,可袁依依和厉老夫人哪里接受的了这个现实。好好的一个人,说废就这么废了。送走白老大夫,厉老夫人失魂落魄的往厉靖房间走,边走边落泪,她年纪轻轻,夫君就病死了,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孩子艰难的拉扯大,培养成一朝的状元,就连当朝公主都对自己的儿子倾心不已,如今却落得仕途也不顺,还废了一条腿。她这是造的什么孽的!走到房门口,见袁依依正哭哭啼啼的拉着厉靖,她顿时怒火中烧。不是她造孽,是这个丧门星造孽才对。她冲到床边,一把拉起袁依依。“娘,怎么了?”袁依依脸上挂着两滴清泪,那一脸我见犹怜的模样,怪不得把他的儿子迷得神魂颠倒,连公主都可以拒之门外。狐狸精,真是一个狐狸精!“啪!”厉老夫人越想越气,越想越气,抬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甩在袁依依脸上。袁依依一愣,抬手捂着自己的脸,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,难以置信的看着厉老夫人:“娘,你为什么打我!”厉老夫人胸口喘着粗气,指着袁依依骂道:“都怪你,要不是你非要嫁给我儿子,我儿子也不会为了你得罪了公主殿下,更不会为了出头,去做什么监军,战场上刀剑无言,如今连腿都废了,现在你满意了吧,你满意了吧!你这个狐狸精,你这个臭女人。”骂着骂着还上手去掐,一下一下狠狠的掐在袁依依的手臂上,背上。袁依依从小到大哪里见过这种连打带骂的阵仗,也不懂的还手,只能大喊大叫着边哭边躲。外头的下人听到动静,围在门窗交头接耳,却没有一个人赶进门来劝架。厉靖本就烦躁,再被两人这么一吵吵,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。“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!”他怒吼了一声,总算喝住了厉老夫人。袁依依揉着身上的伤口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哀怨的看着厉靖,希望他能替自己主持公道。没想到厉靖只能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,冷冷的道:“你们两都给我出去,我要休息了!”袁依依瞪着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厉靖,满眼难以置信。让她出去?这是她和厉靖的卧房,让她出去睡哪里?她今天真的被赶出去了以后还怎么在厉府里立足?难道厉靖也在怪自己当初要嫁给他,害他得罪了七公主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