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1978小农庄

第58章 国强叔医术吓炸李大方,速回2018

我的1978小农庄 名窑 5949 2020-09-16 01:34

  “真香,国强叔没想到你杀猪在行,连做猪杂汤都这么厉害。”李栋捧着篮球似得大碗,碗里满满全是奶白色猪杂汤,中央猪杂更是堆冒尖了,韩国强多给李栋抓了一巴猪杂,大家见着没说啥,毕竟这里的猪杂至少有一半是李栋贡献出来的。“这算啥,要是时间充裕些,那味道才更好的。”韩国强忙的一头汗,听着李栋夸赞,咧嘴大笑,心情舒畅啊。“那是,国强叔的手艺没说的。”不光光李栋,喝着猪杂汤谁不说一声好啊,大家伙老远就闻着四溢香味了,妇女老人们带着孩子端着猪杂汤回家里,配上红薯,或是粗粮饼子,野菜饭团,别提多香了。一些家里人多的,还能留下来两碗中午,或是晚上吃,一人一大碗全给喝了可太浪费了,猪杂也是肉啊,再说香啊,这调料放不少啊,回头把自己家分的野猪肉放进去煮煮能省下不少调料呢。相对老人,妇女,孩子,爷们儿直接就在大树下一蹲,或是揣着大碗和野菜饼子,饭团来的,就着热乎乎香喷喷的猪杂汤开吃了,吸溜嘴一个个恨不得连碗筷都给吃了。一些大肚汉,少不了吃完了,再去讨要一碗,韩国强少不了要骂两句,随手给打一勺子猪杂汤,只是猪杂没多少,大家不在乎,多喝一口汤都是好的。相对妇女老人,孩子猪杂就多一些,汤要少一些,大家见着乐见这样。李栋这边一大碗猪杂刚吃一点,小娟就跑来了,这丫头送着一碗猪杂汤回去,这不屁颠颠的又跑回来给达达送白面白面馒头。这家伙,蹲着啃着野菜饼子,粗粮的爷们一个个眼珠瞪着老大,好家伙,一早就吃白面馒头啊,边上排队妇女,娃子们一个个瞅着白面馒头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谁家能像李栋这样,一年过节能吃着几顿白面就不错了,多半都是换了粗粮,要不家里口粮都不够吃啊,别说农村了,城里也不是家家都能吃起白面这种细粮的。要不是好工作,要不就是领导干部,普通工人三五天才能吃一顿细粮,孩子多的,甚至个把月都不一定能吃的上。李栋咬了一口白面馒头发现四周爷们全盯着自己看,几个小娃子更是跟着吧嗒嘴。“那啥,喝汤。”“你娃子还是滚蛋吧。”韩国兵心说,这小子,这一大早就吃白面馒头,这可咋整啊,最主要的韩国兵几家也没的白面馒头吃,最多野菜饭团,这小子,真是过分啊。“别啊,蹲这里凉快。”李栋索性把手里馒头换几个小娃子手里玉米棒子,红薯,粗粮,喝着猪杂汤吃着粗粮挺好的。“这小子。”这下谁都不说话了,李栋这一举动,大家心里不的不称赞一声,这娃子仁义的很。“赶紧吃完干活了。”韩国富喝完猪杂汤,整个人暖洋洋舒坦啊,国强这手艺搁着过去能开店了。“昨个大家的活都安排妥当了,只有李栋,你今年跟着大家去水库清淤泥。”“好嘞。”水库水位又下降了,挑水牙子那块根本没水,只能找人下去清理淤泥引水过来,这老天爷是不准备给大家饭吃了。上工李枫跟着清淤队伍一起领了工具。韩卫军带组,韩卫国,韩卫东,韩卫胜,韩卫疆,韩卫朝,扛着铁锨,蛇皮担子,扁担,浩浩荡荡出发了。李枫一路想着会不会挖到甲鱼呢,这玩意最喜欢钻淤泥了,别说话。这刚一下去李栋就中招了,我去,啥玩意,李栋扒开一开,蛤蜊,脸盆大小。“好家伙,这有十多斤吧?”“是不小啊,至少二十年。”“运气不错啊。”“不错啥啊。”李栋要哭了,自己小腿肚子被割开一老大口子,这尼玛还有淤泥,要命了。“流血了,快上去冲冲。”倒霉啊,李栋真不知道说啥好了,王八没捞到,直接碰到一灾星。“卫军哥,这玩意我要了,回去一定要给它碎尸万段了。”小样,李栋真是炸了。这口子跟小孩子嘴巴似得,直冒血,真的有点吓人啊,李栋恨得牙痒痒,其他众人见着哈哈哈大小,这点伤口算个啥啊,不过李栋真是倒霉啊。“好给你了。”蛤蜊被李栋抱着,这货冲洗一下伤口,可血流不止啊。“卫军哥,我先回去了,处理一下伤口。”“行,回头你就别过来了。”伤口虽然不算大,可不小,不适合再下水了,李栋无奈啊,我真是倒霉啊。“蛤蜊,蛤蜊,回头我一定要爆炒你,不,还有炖汤,炖蛋,煎蛤蜊饼,不给你碎尸万段,水火烹烧,难解我心头之恨。”好嘛,李栋干活出师不利,只能回家休息,上了白药,总算血止住一些,真是到了八辈子霉运啊。李栋被蛤蜊割破腿肚子的事,一上午功夫全传开了,好家伙,这还是韩庄第一次被蛤蜊割破腿肚子,还有听说这个蛤蜊老大,大蛤蜊挺引起不少好奇,中午还来瞅稀罕呢。李栋也是无语了,只是李栋没想到,第二天伤口红肿了,这下可把李栋吓到了,这不会发炎了吧。“去找你国强叔去。”韩国富听说李栋要去公社看伤口瞪了一眼,屁大点伤口还去镇上,作的你。李栋无奈来到韩国强家,韩国强正磨刀,杀猪刀,见着李栋来了。“啥事啊?”“国强叔,我这伤口有点发炎。”“发炎了,还真是啊。”韩国强点点头。“行,俺给你打个消炎针。”李栋开始没注意,等韩国强要打的时候,李栋留意到放在边上瓶子,这玩意咋看有点眼熟呢。“国强叔,你这打的啥啊?”“青霉素,消炎可好用了。”李栋差点没坐稳摔地上,开玩笑吧,青霉素,我知道,可这玩意不是要先做皮试嘛,李栋就算没学过医也知道这个常识啊。“国强叔,你是不是忘记啥了。”“忘记啥,快脱裤子,真是磨蹭啥劲,赶紧,还磨刀呢。”韩国强催促李栋,李栋完全斯巴达了。“别啊,国强叔,你没去公社卫生院学习过吗?”“去啊,你说说,学啥啊,这还不简单,感冒吃感冒药,发烧吃发烧药,发炎打青霉素,还用学啥,耽误俺半个月,那段可把俺给累惨了,白天学习,晚上杀猪,还要照顾自己家自留地。”韩国强说道。“幸好俺聪明,白天找个地方一猫睡半天。”噗嗤,李栋觉着真的斯巴达克了,开玩笑,学半个月,还睡觉,难怪了。“那个国强叔,我突然觉着没那么疼了,那个不用消炎了,对了,叔,我听说青霉素打了会过敏,是不是该做做皮试啊。”“还有这事?”好家伙,李栋赶紧起来,打针开玩笑,屠户当医生,打不好就给你屠了,李栋觉得自己还是赶紧跑路为好了。“那个,国强叔,你忙吧。”“等会,这药水都抽出来,不打可不行。”说话就要上前,李栋连连摆手开玩笑,这针打下去,自己还有好。“叔,钱我给你,针就不打了,药挺精贵的别浪费。”说着掏出二毛钱,赶紧跑,李栋觉得自己真是命大啊,刚问了一下,要不这一针下去还有的好。回头一定要和国富叔说一下,至少青霉素别乱用,会出人命啊,幸好那时候没有医闹,死了就死了,要不然李栋不敢想象要有多少医闹。“赤脚医生太可怕了,尤其是杀猪匠当赤脚医生。”李栋缩了缩脖子,还是赶紧回2018年吧,至少打个消炎针不会要命。上午李栋请假,去了一趟公社,没办法了,闺女邮票还没买呢。这一次李栋套了骡车,腿不方便了,还真疼啊,真是见了鬼了。来到邮局,李栋拍出十块钱,各种邮票来十张。谁知道人家不卖,问着李栋干啥用,眼神怪怪的。“集邮啊。”“集邮是啥?”边上人见着也挺疑惑,这娃要写多少信啊。集邮不知道,李栋一脸懵逼,那时候没有集邮的嘛。“哦,是这样,我打算投稿,那啥各家出版社,杂志都想试试。”“哦,这样啊。”这一说大家就明白,这年月作家地位还是挺高,当然李栋这种小年轻都有点文青梦想,投稿多一些倒是不意外啊。买了一百多张邮票,又去供销社买了一堆零散物品,李栋打听一下高为民和高敏婚期。“高敏今天没过来。”“明天她结婚,昨天请假了。”李栋一问知道,明天八月十八是大喜日子,这家伙自己不问还不知道,那年月结婚没有那么复杂,亲戚庄里里吃顿饭,迎亲甚至一辆自行车。这不是说明天自己还要准备一下去贺喜,可自己腿,先回2018年,买好东西回到韩庄,李栋索性连下午半天假也请了,开玩笑,自己现在受伤干啥活啊,肯定干不了。整理一下物品,邮票一百多张,野猪肚大小五个,两瓶茅台,两瓶古井,还有刚买的两瓶杏花村大曲,加上这两天收的十只野生甲鱼,十多条黄鳝,七八只野鸡,二只野兔,将近三十斤野猪肉。好家伙东西可不少啊,再有两把疑似红木椅子,这算不算收的山货,蘑菇,木耳,还有各种野果子,光是收山货,李栋花了将近三十块钱,野鸡,兔子,小梅花鹿抛开,光是蘑菇和木耳就有二三十斤之多。最近农活稍微清闲一点,村里妇女孩子时不时在四周山林采摘山货换些盐。“咋办,太多了。”这一算下来,不算红木椅子,至少一百二十多斤,红木椅子一个可不少斤呢,李栋索性称量了一下。“将近五十斤,这太重了一点吧。”这么算的话,李栋只能带一把椅子回去。“算了,一把就一把吧,对了,蛤蜊也带上,回头好好烹治它。”收拾妥当,等着小娟回来,李栋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小娟,小娟眼珠蹬着老大,哪里来的钱啊。“上次卖山货的,可别告诉别人啊。”“嗯,俺谁都不告诉。”小娟用力点头,卖山货这么赚钱傻子才告诉别人呢,现在小娟金库将近三百了,可以娶隔壁庄最漂亮的姑娘了,小娟高兴,完全不知道自己达达已经上了媒婆黑榜单了。等天一黑,庄子没啥声音,李栋就扛着椅子,背着包裹,牵着小鹿,拎着一串野鸡,兔子,蘑菇,出发了。“达达,一定要换胖乎的猪仔。”“知道了。”小丫头一直想要养猪,李栋索性答应了用小鹿换猪仔,大不了回头修个猪圈,只要离着房子远点就是了,现在天气渐渐转凉,味道也会轻一点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