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

426

重生之此女不好惹 苏陌爷 6629 2020-09-16 22:50

  叶轻歌花羽。?。:不过!虽然不能伸手打笑脸人,但可以肆意怼他就完事!柳程眼睛,故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语气之中,透着满满的不友好。“钟凡?钟公子?我之前怎么从未听过?”对于这样的态度,钟凡居然一点儿都不生气,依旧是笑脸相迎,这一点儿,旁边吃着果子看戏的叶轻歌都快要看呆了。看到两个长相看不错的男人,这般没有风度的吃醋,要是被外人知道的话,定然要被笑掉大牙的。“柳公子说的对,在下确实没有什么名气,柳兄你没有听说过,那也是很正常的。”这人一下就套好近乎了,可还真的不一般呐。柳程旭的脸色还是不大好,毕竟刚才看的可是真真切切的,两人拉拉扯扯,旁若无人,实在是不成体统。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硬是坐在两人中间,有意无意的想把钟凡挤过去。见此,钟凡只是笑了笑,便站起来,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歌儿,你慢点儿吃,正好我们可以歇息一下。”叶轻歌冲着钟凡笑了笑,扬了扬手中的果子,友好的问道:“小凡,你要不要吃点儿果子?你不饿吗?”面对叶轻歌的热情招待,钟凡的心里苦的很,这旁边有一道犀利的目光盯着他看,他真的是不敢坐出半分逾越的动作,当然,他本来也是没有那种想法的。连忙摇头拒绝。“不用了,你吃吧,我不饿的。说不定再走走,能遇到店铺,可以买点儿好的干粮存着。”叶轻歌很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好呀!”他们这样的互动,在柳程旭的眼里,依然很刺眼,很不能容忍。柳程旭从叶轻歌怀里拿出一颗果子,轻柔的擦拭了一番,然后拿出一个小刀,开始在那认真的的削果子。不一会儿,削好一个果子,递给叶轻歌,语气轻柔道:“歌儿,吃吧?这样吃的话,口感会好很多的。”叶轻歌讪笑的接过柳程旭手中削好的果子,咬了一口,发现这果子的口感确实比之前好很多。“柳哥哥,这样吃确实会好很多呢!嘿嘿……”看到叶轻歌脸上弥漫着满足的笑容,柳程旭心里也很开心,很知足,就像是自己终于被叶轻歌重视了一般。宠溺般的笑道:“嗯,只要歌儿你喜欢就好。”钟凡看到两人这般腻歪的样子,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被闪瞎了,只好就此别过眼不看。等叶轻歌用那些果子垫好肚子,那些还有剩余的果子被柳程旭细心的装入包袱里,一点儿都没有浪费掉。“钟凡,我们该走了!”“好嘞!”柳程旭的脸色不是很好,他紧握着叶轻歌的手,好似一刻都不想放开,害怕她忽然和别人跑了一样。至于这个别人,那自然指的是钟凡了。一路上,只有叶轻歌一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柳程旭有一搭没一搭的搭着话,至于钟凡,一直都是沉默不语的看着两人的背影。在夕阳西下的时候,三人找到了一个小镇,在小镇里逛了一会儿,发现了一户人家里有马匹,便走进去逛了逛。店小二见到来客,很热情的接待,脸上的笑意很深。“三位,快请进,快请进。”走进去之后,叶轻歌看了一眼屋内的景象,这桌子都蒙着一层灰尘,看样子,应该许久未曾有人光顾了。店小二尴尬的笑了笑,“三位,你们是要选马匹吧?”叶轻歌看了几眼周围的环境,感觉这实在是太简陋了,不过,要是可以买到马匹的话,那也倒还算不错。便连忙点头,微笑。“是的,那你这里有马匹吗?”得到回应后,那店小二脸上的笑容,显的更加深了,连鱼尾纹都笑了出来。“有有有,当然有,还劳烦三位请随小的来。”在店小二的带领下,三人来到了一个看起来是马厩的地方,一踏进那里,便有一股刺鼻的药草味扑面而来。三人都有些不适应,便捏住鼻子,想尽量少吸到这里的气息。叶轻歌旁边的两个男人,都皱着眉头,脸色看起来都不大好的样子。“小二,你这里怎么有这么浓的药草味儿?而且味道这么大,就没有想过让这些味道散发出去吗?”店小二尴尬的笑了笑,眼神有些躲闪,似乎并不是很愿意提这档子事。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纠结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把此事说出来。他将三人拉到一个小角落,那双小眼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,发现没外人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随后,小声说道。“是这样的,最近镇里出了一件怪事,只要养马的地方,这马儿都会离奇的死去,如今镇里也就只有我们店的马儿还尚存,只不过也是拿命吊着的。但是,之前测试过,要是将这马儿带着离开镇里,这‘病’就会自然好了,所以……”他说了这么多,忽然意识到,这些人既然是来买马的,那会不会听到这样的事之后,就不买了?如此的话,那掌柜的还不炒掉他啊?这年头,找个像样的活干,已经很难了,更何况这看马厩的活还算比较清闲的……叶轻歌看了一眼那两匹枯瘦如柴的马儿,皱了皱眉头。“小二,你们这店也只剩两匹马儿了?”店小二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。“嗯,现在就剩这两匹马了,三位要不便宜点儿买也行。”反正这现在,要是马死在店里的话,那可就亏大了。总之,就算是贱卖,那也比死在店里的情况好。这时,一直沉默不语的钟凡说话了。“那就这样吧,两匹马也行,总比我们什么都没有的强。”最主要的事,他发现,这些马,除过太瘦之外,其实还蛮不错的,要是正如小二所说,走出这镇子便能好起来,倒也不会亏。就算到时候死了,也可以杀掉在路上充饥。柳程旭用余光瞥了一眼钟凡,随后也淡淡的说道:“如此,也好。”叶轻歌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,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。“那,不知道小二觉得这两匹马,大概是个什么价位?”感受到两个男子不友好的目光,店小二额头上的冷汗直冒,他拿出一个白帕子,擦了擦自己额头。“这个,要不……三位客官觉得什么价位合适?”这个?要是真说的话,那自然不要银子更好了,但这连一个标准都没有,就让人随意猜测,既然如此,就瞎说好了?“十文钱,怎么样?”店小二被叶轻歌这说出口的话给吓到了,十文钱?那还不如直接抢呢!这姑娘也太会砍价了吧?而且,这旁边那两个男子的眼神,未免也太犀利了吧?这……这谁能顶得住啊?看到店小二迟迟不肯开口,柳程旭淡淡的说道:“到底怎么样?行不行回个话,别不是哑巴了?”这话说的有些冲了,语气不是很好,也不知道是不是把刚才的气,直接撒到店小二的身上了,这气氛突然变的有些凝重。叶轻歌轻轻的用手扯了扯柳程旭的衣袖,小声说道:“柳哥哥,你别这样说话,你看你把人家都吓成什么样了。”对此,柳程旭无奈的扁了扁嘴巴,却也没有要狡辩的打算,闭口不言。店小二那一条缝的眸子,从叶轻歌和柳程旭两人直接徘徊,他总觉得,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是在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,专门欺负他。欲哭无泪,便只好赔笑道:“客官,是这样的,这两匹马虽然看着不行,但其实它们的力气可大了,不能小瞧它们。我们就亏本一点儿,要不一百文你们拿走,如何?”看到三人貌似都在犹豫不决,店小二继续赔笑道:“我们这镇子本来就偏僻,最近连年炎热,庄稼都没有好的收成,就靠这点儿微薄的收入来养家糊口,看你们都是从外地来的,锦衣玉食惯了,也不差这么几个钱吧……”这卖惨的功夫还真不错,三言两语,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,叶轻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便只好作罢。“好吧,那就一百文好了。”说完,向柳程旭伸手要银子。柳程旭也很配合,掏出不多不少的一百文钱递给叶轻歌,再由叶轻歌将钱递给店小二。那银子落入手中的时候,店小二方才有一种如释负重般的感受,乐呵呵的笑着。走到那两匹马面前,将马的缰绳解开,递到柳程旭手上,眉开眼笑道:“从现在开始,这两匹马就是你们的了。”说着,便笑眯眯的退了出去,反正,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,倒也离开的放心。柳程旭将其中的一根缰绳递到钟凡手上,语气冷淡道:“你的。”钟凡接过缰绳后,笑了笑道:“多谢!”便再没有多说什么。倒是叶轻歌又笑着继续道:“这样一来,我们倒也能稍微快一些到达极南之地了。”话音落下,恰好被刚进来收拾东西的店小二听到,他好奇的看了几眼叶轻歌等人,神神秘秘的问道。“三位,你们这是要去极南之地?”叶轻歌先是皱了皱眉头,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店小二,随后迟疑的点了点头。“不错,我们正是要去极南之地。看小二你的神色,难不成你对极南之地有所了解?”果然,店小二笑呵呵的点了点头,声音略显低沉。“不错,这极南之地,我去年的时候和镇里的人一起去过。去之前,我们就听说那里地势极其险恶,但我们为了生计,不得不去冒险试试,万一要是成功了,那也能让妻儿老小的生活过的好一些。”钟凡不由问道:“那你们为什么非要去那里?难道就不怕回不来?对了,既然你们去过那里,那你们都是怎么回来的?”说到这里,店小二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神色,也因此变的有些凝重。他舔了舔略显干燥的嘴唇,幽幽的说道。“唉!你们既然也是要去极南之地的,所以,想必知道那里有一种花叫火灵花,那是一种很有灵气的花,可以用来治病救人,因为采摘的过程极其困难,所以在药房里都很是罕见。那些治病救人的大夫一般都是文弱书生,自然没有能力去采摘,所以他们便重金悬赏。”说到这里,店小二又自嘲的笑了笑。“我们就是为了去采摘火灵花赚银子,所以才去的。说来也惭愧,和我一起去的那几个人,没有一个生还。我之所以能侥幸回来,不过是因为,我在去的路上,生了一场重病。”听到此处,叶轻歌也皱了皱眉头,大胆的推测道。“所以,因为生了重病,没有到达那里,而是在极南之地的不远处,等着你的同伴,只是没有想到,等了许久,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回来?”店小二点了点头,无奈道。“不错,我等了一个多月,他们都没有回来,身子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便打算第二天去看看,结果当天夜里,我梦到了一个怪梦。”说到这里,便显得有些玄乎了。“怪梦?”店小二轻微点头后,继续说道:“是的,在梦里,我梦到我的那些同伴们,结伴而行,来到了一片火红的地方,脚下就像是踩着一团火一样,异常鲜艳又美丽。接着,他们便好像疯了一样,开始自相残杀,再然后,便被那些红色的东西,吸取干净,化为白骨。”顿了顿,小二的眼神有些迷离不定,嘴上继续说道。“这个梦实在是有些蹊跷,但梦里的场景,让我感到害怕,我感觉那是老天爷在给我一个警示。我甚至在心里想,也许,那些梦境,便是我的同伴们真实经历过的。”此出,叶轻歌和柳程旭两人心里都在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。与此同时,他们也觉得,这店小二所梦到的,应该便是真实存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