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医品狂妃:皇叔不可以

第118章 你娘的真实身份

  南越?她不禁有些惊讶,怎么会这么巧,自己刚好收到仙药阁的消息也是在那里,但是不知道南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。“那究竟是什么地方,金玺又是什么东西?”苏云裳追问。他接着解释说:“南越是北秦最南边的一个小地方,周边太多荆棘,一般情况下并没有人敢进去,虽说是属于北秦,但实则与南理的无人区有点像,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,里面的人也很少出来,风语道长说金玺是南越人的宝物,具有延年益寿之效。”“而且,此次,风语道长会与我们同去。”听到这话,她不禁有些惊讶,平时像这种事情,他一开始都是不想自己跟着的,怎么此次如此主动?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“太子大婚之后。”苏云裳自顾自的点了点头,这次的准备时间倒也充分,不过这个风语道长到底是个什么人物,怎么听起来比那骚包还要神秘。相比上次出远门,这次就有经验了,她准备了更多便捷且易携带的防身物品。这日,她去谢氏药铺的时候,居然碰见了太子,而他似乎是专门等在这里的。不过君尧看上去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太一样,给人的感觉稳重了许多,而且见到她之后,也不再似之前那般冲动了。“皇婶。”他恭敬的上前开口。苏云裳微微点了点头,看到他身后放了不少东西,应该是刚刚采买的,不过他又不用出门,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。“这些是本宫对皇叔与皇婶的一片心意,还望皇婶不要推辞。”他似乎注意到了她眼中的疑惑,于是便开口说道。虽是有些惊讶,但她还是直接应了下来,“多谢太子。”“其实此番过去危险重重,若是皇婶留在宫中的话,想必会更加安全一些。”君尧的眼神闪了闪。她不禁有些疑惑,“留在宫中?”“是,父皇一开始考虑到你一人留在王府可能会有些不安全,所以便想着皇叔走后,接你到宫中小住,不过,却被皇叔拒绝了。”他紧接着解释说。听到这话,她不禁皱起了眉头。确实,君司麟走了之后,很可能会有人找晋王府的麻烦,可自己若是进了宫,对于皇帝来说,岂不是又成了他的人质?虽说自己也不敢确定在君司麟心中的地位,但至少也可以作为一个牵绊。君司麟之所以让自己跟着,也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落进宫中人的手中吧。见她一直在发呆,君尧便紧接着开口:“这其中有很多药材,听说南越那边蚊虫比较多,希望皇婶注意身体。”“是,那本王妃就代王爷多谢太子殿下的一片心意了,希望太子殿下在这京都也能做成自己想做的事。”她客套的开口,说完就准备进去了。“皇婶不必担心,本宫很清楚应该做什么。”君尧补充说。她回过头,轻轻的笑了笑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买完需要的东西之后,几人就回府了。走到门口,侍卫突然拿着一封信呈了上来,“王妃,这是一个小孩儿递过来的,说是有人让他把这个东西交过来。”苏云裳疑惑的接了过来,一旁的青影有些担心的阻止了她,万一这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,岂不是害了王妃。“不必担心。”她安慰道,再怎么说,这也是晋王府的地盘,这信里面摸起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。她将信拆开,看了之后,顿时就皱紧了眉头。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:被陷害之事,绝不善罢甘休。虽然没有署名,但是这一猜就知道,肯定是孙琬琼派人送过来的,可是她是被苏云锦陷害的,又关自己什么事。难道,是苏云锦派人送来,故意想要挑拨离间的?“王妃,王妃?”见她在发愣,青影连忙叫道。她回过神,将信收了起来说:“进去吧。”苏云裳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自己反倒里外不是人了。不多久,她又收到了信儿,不过这次是苏府送过来的,苏承要求单独见她一面。由于担心他会做什么多余的事,苏云裳便与他约到了外面,而且无印等人都在房间外守着,若是有什么事,绝对来得及。“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事好谈了吧。”苏云裳幽幽的开口,虽然她还是很好奇原主娘亲的下落,但她并不认为这苏承会如此好心的告诉她。“你吃下这个药,再帮我做一件事,我就告诉你,你娘的真实身份。”苏承开门见山的说道。苏云裳忍不住嗤笑了一下,接着说:“你都已经骗了我一次了,凭什么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?”说着,她站起身就要离开。上次苏承明明说不知道她娘亲的来历,现在看来,隐瞒的还挺多。“你娘她生你的时候,可是差点丢了性命。”苏承接着说。果然,苏云裳停了下来,虽说她对原主的娘亲没有什么印象,但她也是有感情的,听到这话,当然有些动摇,而且,让自己服药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影响,或许可以谈一谈这个交易。“先说说你让我做的事情是什么。”她回过身,重新坐了下来。苏承嘴角带了一丝得逞的笑意,拿出了一个瓷瓶,说:“这里面有两粒药丸,你先服下一粒,另一粒,给晋王服下。”她倒出来端详了一下,同时也闻出了里面的几样药材,反问:“这药丸是做什么的?”“放心,要不了你们的命,只是会让你们近日身体虚弱一些罢了。”他引诱道。苏云裳冷笑了一声,是,短时间内身体虚弱,随着药效渐渐融入身体,只怕是日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。不过,她还是吃了下去。“现在你可以说了。”苏承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你现在还没有完成我第二个要求,所以,我只能告诉你,第一次遇到你娘亲的时候,是在伽兰国。”令他觉得奇怪的是,苏云裳这次并没有讨价还价,拿着瓷瓶就离开了,临走时还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。离开客栈后不久,她就将瓷瓶递到了无印的手上。“这里面有一颗药丸,不管用什么方法,让苏承吃下去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