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唐扫把星

第165章 争夺,生意

大唐扫把星 迪巴拉爵士 11200 2020-09-13 20:16

  李治不谙兵法,本想说令行禁止四个字是不是太简单了些。可唐旭在沉思,蒋巍在沉思,连悍将薛仁贵也在沉思……“是了。”唐旭毕竟亲眼看到了贾平安操练那些百骑,所以第一个醒悟过来,“有了令行禁止,才有了整齐划一的阵列,才有了悍不畏死的冲阵……若是军令不严,那万万谈不上精锐,贾参军从令行禁止入手,先让百骑站队,乱动就打,就罚,如此十日,自然军令一下,无所不行。”蒋巍也醒悟了,“某本以为千牛卫就算得上是令行禁止了,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更严厉的法子,难怪难怪……”他看着贾平安,眼中迸发出了异彩,就像是看到肥羊的家庭主妇,又像是见到财路的商人,“小贾……”这一声小贾喊的特别温柔,让众人鸡皮疙瘩一身。贾平安退后一步,心想蒋巍好歹也是五香楼的常客,不至于会有别的爱好吧。比如说男上加男……蒋巍情真意切的道:“小贾,可愿来千牛卫,只要你来,此后去五香楼某包了,你若是想女人……某家中有个表妹,长得花容月貌……”这个勾搭人不对啊!李治觉得不对,但却愿意坐视,等听到蒋巍的表妹长得花容月貌时,不禁也微微心动。被人当面挖墙脚,唐旭已经忍不住了,但想到若是小贾把蒋巍的表妹那个啥了,想来也是为百骑争光,就问道:“你那表妹多大?”蒋巍说道:“二十。”草拟妹!唐旭大怒,“小贾才十五岁,大了五岁!”蒋巍干笑道:“女大五也不错……”呸!唐旭呸了他一口,“小贾是百骑的小贾,陛下看重,这才让他来了百骑,谁能挖走?”李治心中一动,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贾平安扫把星的属性。唐旭和蒋巍一番唇枪舌剑,最后口干舌燥准备告退。李治想了一下,“那首诗……谁作的?”他看着贾平安,心想据闻这个少年又诗才,不过如此雄浑的边塞诗,他应当写不出来吧。可大才在哪?贾平安低下头。哎!我本想低调,为啥要问这个呢?唐旭说道:“那日操练疲惫,贾平安就说得像个法子提振士气,后来就作了这首诗,果然,兄弟们一听就精神抖擞。”蒋巍的眼珠子都差点想喷出来了,后悔刚才下手还是太软了些,应当直接向皇帝恳求,把贾平安弄到千牛卫来。他看了暗自得意的唐旭一眼,心想若是此刻再次挖墙脚,唐旭会不会和自己拼命……拼命不怕,可唐旭这个狗东西,每次去五香楼都是一群人,某若是哪日带的人少了,说不得就会被他报复。李治看了贾平安一眼,说道:“赏百骑和千牛卫酒食。”他被人簇拥着离去,唐旭得意的道:“回去换了衣裳喝酒。”随后就是狂欢。胡吃海喝了一顿之后,兴奋的唐旭说道:“去五香楼!”憋了十日的百骑浩浩荡荡的到了五香楼,老鸨喜出望外……新来的女妓五花看着不错,见百骑进来,就矜持的站在边上。“雅香来了。”她身边的女妓低声道。五花抬头看了一眼,满脸横肉的唐旭让她没胃口。“后面那人……咦!是个少年。”“贾郎!”雅香冲了过去,五花瘪嘴,“那还是个少年,至于这般饥不择食吗?”身边的女妓艳羡的道:“那可是贾郎君呢!”五花的眼睛一亮,“他就是贾参军?”女妓点头,“就是他。”五花莲步轻移,缓缓过去。贾平安被雅香揽着过来,没几步就见一女妓站在前方,笑吟吟的福身,“五花见过贾郎君。郎君大才,奴仰慕不已,今日便用郎君的诗献丑了……”乐声起。雅香恨不能上去手撕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可面上却依旧是笑吟吟的,“贾郎可听听她唱的。”老娘诅咒你唱出破音来!“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……”五花的嗓音微微沙哑,带着一股子……莫名的诱惑力。一曲唱罢,她端着一杯酒过来。“贱人!”雅香端不住了,恨不能把贾师傅的手臂拉进自己的怀里。她在等五花敬酒,然后贾师傅拒绝。贱人,你以为谁都吃你的那一套吗?五花近前,露齿一笑,“贾郎的风采让奴做梦都会梦到……”这话真的太直接了,一点儿矜持都没有。这等女人也配挑逗老娘看中的男人?雅香心中冷笑。“今日见到贾郎,奴不胜欢喜。”五花仰头干了杯中酒,随后告退。表达了仰慕之情后就离去,一点都不拖泥带水,这手段……“小贾……”那边的唐旭喝的脸色发红,冲着贾平安招手。等贾平安过去后,雅香悄然起身,去了阴暗处。那个贱人定然觉得自己先前的手段不错,随后会来寻老娘示威。最多十息……二、三……“你勾不住他。”数到六息时,身后传来了五花的声音。“你以为自己能勾住他?”雅香对此也很苦恼,觉得自己千肯万肯,可贾师傅就是不肯睡自己。奈何?她数次在想少年是不是有些问题,可在偶尔的接触中,她不禁发出了少年也有伟男子的感慨,觉得不是这个问题。但贾师傅就是不肯啊!五花看着在那边被唐旭灌酒的贾平安,低声道:“贾参军少年有才,前程远大,可他不会喜欢你,你可知为何?”雅香冷笑,“他难道会喜欢你?看看你的胸脯,都快掉下来了,这等女人,谁喜欢?”五花笑了笑,“你的屁股大,所以你的衣裳都是特制的,后面宽敞,如此遮掩住你屁股大的丑事……你说我若是说出去如何?”雅香冷笑,“你试试。”她缓缓回身,盯着五花说道:“贾郎是我的!至少在五香楼里,他是我的。”五花嗤笑一声,走向了老鸨。和雅香说不如向老鸨表态。“贾郎?”老鸨淡淡的道:“这等大才,留下一首诗就能让五香楼生意好许多,他却留下了三首……谁能让他在此作诗,谁能让他多来五香楼,老娘就支持谁。”那边的贾平安被灌的两眼翻白。邵鹏心情愉悦,也喝了不少,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心……一个女妓喝多了,近前扑在了他的怀里,娇笑道:“郎君为何每次来都不肯上楼呢?今日从了奴可好?”呃!众人偏过头去,不忍看着邵鹏那张脸。你这个不是无稽之谈吗?邵鹏有些无奈,目视唐旭,示意他出来打个圆场。唐旭叹道:“老邵,其实……也不是没办法……”……直至回家躺在床上时,贾平安依旧记得邵鹏大骂唐旭的场景。二人最后以双双喝醉为结局。一觉醒来,刚开门,鸿雁就顶着一张红的和苹果般的脸蛋进来了,“郎君,昨夜下雪了。”贾平安拍拍脸,出去一看,杜贺带着人在扫雪,屋顶上白茫茫一片。“嘤嘤嘤!”阿福看样子比较喜欢雪,坐在雪堆里来回翻滚。今日休沐,吃了早饭后,贾平安慢悠悠的转到了老宅子那边。因为钱趁手,给钱大方,所以工匠们很是得力,如今能看到半成品的模样了。工头信誓旦旦的道:“若是再多请十余人,某敢打赌,年底前就能交房。”这个……真的可以考虑啊!后世有句话,叫做有钱无钱,娶个老婆来过年。换一个说法,有钱无钱,搬个新家来过年也一样。工头的目光狡黠,但很坦荡。你多给钱,我就敢保证提前交房。这也就是人多力量大的那一套。贾平安微微颔首,工头欢喜的喊道:“贾参军说话了……”那些在干活的工匠纷纷停住,回头看着这边。“贾参军说了,年前能交房,钱……”他回头再看了贾平安一眼。贾平安点头,工头喊道:“钱不是事。”“多谢贾参军!”工匠们欢呼了起来,干活的效率高出了不少。隔壁的门开了,赵贤惠走了出来,“阿福呢?”这个女人撸熊还上瘾了,贾平安说道:“在家。”“阿福真有趣。”呵呵!哥更有趣!这女人在寻找说话的借口,贾平安只是装作不见。这个小贼,果真的让人痛恨。赵贤惠干咳一声,“听闻赵德利做官了?”这个……贾平安看了她一眼,见她的眼中有试探之色,就说道:“表兄在户部做掌固……”“看仓库的。”赵贤惠竟然有些犹豫。这个女人,她家也只是普通人家,一个小吏还不够?由此可见丈母娘的眼光是无穷高,恨不能给女儿找一个世上无双的女婿。“表兄才将得了户部的嘉奖,事情连陛下都知道。”这个女人虚荣心强,那就用虚荣心去对付她。“陛下竟然知晓他的名字?”赵贤惠其实长得不错,哪怕是三十多岁的年纪,可依旧风韵犹存。而王大娘的眉目间就能看到她的影子,只是肌肤遗传了王学友的黝黑,否则也能算是个小家碧玉。她盯着贾平安,心想这个小贼莫不是哄我?“皇帝哪里能知道一个小吏的名字?”这女人上钩了。贾平安心中一喜,正色道:“表兄查出了大事,长安城中的权贵……前阵子那些权贵高官拿了不少家仆,你可知此事?”“这个我知道,说是贪了主家的钱,还和朝中小吏勾结,贪了禄米。”“此事就是表兄查到的。”哥看你上不上钩!贾平安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,“某这便回去了。”钓鱼要懂的欲擒故纵的道理,鱼儿狡猾,你别把鱼饵往它的嘴边送,而是欲拒还迎,来回勾引……赵贤惠低头。能被皇帝知道的小吏,前途如何?难说!杨德利是个铁憨憨,这个道德坊的人都知道。这样的女婿可能护着女儿?可能为女儿遮风挡雨?可能让女儿一生衣食无忧?这是赵贤惠最担忧的地方。她抬头,贾平安已经走远了。可……杨德利有这个表弟在啊!这个小贼如今越发的风光了,十五岁的县男,她和街坊聊天扯淡,大家都羡慕的不行,说是从未听闻过,可见贾平安的得意。甚至有人说贾平安连公主都娶得。酸啊!老娘的心窝子里为啥那么酸呢?这样的好女婿,只是可惜看不上大娘。但杨德利有这样的表弟,以后还担心什么呢?看看贾家修的房子,分明就是两兄弟以后一起住的意思……不分家……这多好的兄弟情义?“等等。”赵贤惠小跑跟上,“我去看看阿福。”一路到了贾家,阿福竟然还认得她,上来一阵嘤嘤嘤。赵贤惠一边揉搓着阿福,一边看着边上闲不住干活的杨德利。劈柴是门技术活,杨德利干的津津有味的。这便是本分。不忘本。“杨德利。”赵贤惠招手,杨德利心中一喜,屁颠屁颠的跟着出去了。哎!这个表兄!贾平安叹息一声。门外,赵贤惠问道:“你攒多少钱了?”“钱?”杨德利一脸懵,“没攒钱啊!”这个铁憨憨,竟然连私房钱都没有。赵贤惠转念一想,觉得这无可厚非。大唐的规矩,长辈在时,儿孙们不得分家析产,不得藏私房钱。贾家两兄弟没分家,自然不能有私房钱。“你以后想做什么?”男儿的志向很重要。杨德利想了想,“某没想做什么,就想做事。”赵贤惠……这个铁憨憨,气死老娘了。赵贤惠一路回去,半路看到了一袭红衣远来。竟然是高阳来了。她艳羡的道:“这贾平安以后莫不是真要娶公主?”高阳到了贾家,杜贺等人赶紧低头。“小贾。”贾平安觉得有些尴尬。你说进屋吧,男女有别,不进吧,在外面更尴尬。他错眼看到了鸿雁,心中一喜,“鸿雁,进来伺候。”封建社会真是好啊!三人进了房间,高阳把马鞭搁在案几上,随意的跪坐着。鸿雁从外面端茶进来,见她跪坐着,身后的曲线傲人,不禁艳羡不已。“上次下注赢了数万贯,巴陵听说了,让我和她一起做生意……”“什么生意?”一听是巴陵,贾平安就觉得这事儿不对。那个娘们就盯着高阳,一心想把她拉下水。高阳下水,房遗爱也会下水,随即房家弄不好也会跟着……这个筹码不小。高阳双手托腮,明眸中多了烦恼,“说是塞外有一批肉牛贩卖,没人敢买,巴陵召集了一些人,每人出些钱,一起去进货,随后弄到长安来贩卖,能挣不少钱。”并不是所有的牛都能耕地,有的牛只能拉车,有的牛只能吃肉。高阳说的大概就是拉车吃肉的那种牛。大唐禁止宰杀耕牛,刑罚颇重。但就像是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一样,那些有钱人总是觉得偷偷摸摸的去弄些牛肉来吃真是太刺激了,也格外的美味。大唐兵锋远及塞外,羊肉源源不断的送进来,而牛却因为律法在,依旧不能公开宰杀食用。但……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。既然有需求,那些人自然会想办法把牛弄进来。“你给钱了?”高阳抬头,“巴陵信誓旦旦的说了,若是牛送不到长安城外,她一文钱不少的赔给我。”咦!那个娘们这是想干啥?做好人好事?贾师傅觉得不大可能。“给了多少?”贾平安微微皱眉,“若是数百贯,此事就撂下,当吃亏是福。”高阳这个娘们就是个棒槌,半个铁憨憨,不长脑子的典型,用数百贯给她提个醒,贾平安觉得很划算。高阳神色古怪,竟然有些扭捏的意思,脸还有些红。这个娘们,没救了!贾平安仰天长叹:“给了多少?”“一万贯。”高阳双手捂脸,“你不许笑话我。”“蠢女人!”贾平安气得不行。高阳放开手,“我要挣钱养活自己。”“你有封地,养活什么?”公主都有食邑,高阳的在高阳郡,虚封万户,实封二千户,不差钱。高阳抬头,“我总是要养活自己的。”这个娘们疯了?贾平安觉得有些古怪,“这是走私生意,若是处置不好,后患无穷。”……随后,高阳进了宫。“你来为何?”李治最近很忙,每天朝政结束之后,他还得要和各地的朝集使见面,询问各地的情况。高阳福身,抬头,“雉奴……”大胆!王忠良想喊,却没喊出来。皇帝的小名只有长辈才能说,你高阳何德何能?难怪寻死。李治抬头,神色淡然,“王忠良出去!”王忠良愕然,然后带着人出去。殿内只有姐弟二人。“我这阵子一直在家中想。”高阳咬着红唇,“是不是有人威胁了你?”李治讶然,他这个姐姐堪称是做事不过脑子的典范,怎地竟然开窍了?“那些人是不是想寻我的错处,随后用来威胁你?”李治:“……”他想笑。皇帝岂能被人这般胁迫?那些人不过是想利用高阳罢了,高阳是公主,能进出宫禁。关键是高阳还有一些朋友,这些朋友有些影响力,若是加在一起,就是一股子力量。但让她这般误会……也不错吧。论影帝的诞生……李治点头,带些沉痛之色,“朕一直在忍着。”高阳点头,“你放心,以后我定然不会带累你。”她转身就走。这个姐姐竟然这般硬气了?也这般上进了。李治心中欢喜,想叫住她,最后却忍住了。高阳出宫,这才想起了贾师傅的交代。——你们这是在玩走私,先去和皇帝认个错,就算是被查到了也能从宽处置。……为书城的盟主‘神木’加更。为盟主‘唐铁光’加更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